2010年5月16日星期日

熱心電腦中文化的長者

(2006/11/20)

87/88年間認識了一位長者,他是我任職的那個軟件公司辦公室業主的哥哥.


有天我到業主在同一幢大廈的辦公室交租,業主告訴我她的哥哥想找人編寫一個中文輸入法的程式. 認識了那位頭髮斑白略帶孩子氣的長者之後,我才知道是他研究了一套中文輸入法. 他把很多本厚厚簿拿給我看,每本簿都密密麻麻寫滿了中文字及輸入法的部首及編碼,還有編碼重覆的頻率統計. 這個時候我已經不太願意談下去,最大的原因是怕被要求輸入那一萬幾千個中文字的編碼. 那位長者見我面有難色,便開始講述有關那個輸入法的故事.

那是一個以數字小鍵盤單手操作的輸入法,以中國數字花碼代表中文字的部首,早年中文輸入法提案,他也把自己的設計交到有關部門參選. 雖然落選了,但他仍心有不甘,始終認為自己的輸入法比倉頡碼優勝. 從台灣回到香港,他一直找不到有興趣幫忙的程式員,知道了我們是軟件公司,又想再碰碰運氣.

長者的故事令我有點心動,我提議為他編寫程式,但不負責輸入編碼資料,沒想到長者一口答應,他說自己輸入就可以了. 我帶他到黃金商場買了一臺XT兼容電腦,開始編寫讓他輸入資料的程式. 他眼力不太好,資料輸入畫面的文字要放大兩倍,但過了不到十天,他已經輸入了千多字編碼. 可見他真的很希望把自己的中文輸入法推廣,讓使用中文字的人多一個選擇. 我當時認為他的輸入法有很多缺點,要求單手操作是其中一個. 不知後來使用小鍵盤的輸入法有沒有參考他的設計.

在那位長者輸入了四五千字的時候,我提出不再參與這個項目,我覺得這個項目令我多了一項自己不是太有興趣的工作. 老人家以為我想得到報酬,但他沒有給我錢,而是想送一塊小玉石給我. 當時我沒有在意,認為老人家太小器. 現在想起才有點意會,老人家知道我的名字有一個玉字,或者是意味深長.

我當時沒有顧及那位長者的想法,也沒有接受他的報酬,推託工作忙不再與他見面. 直到89年底我幫公司交最後一次租金,才知道那位長者在一場大病之後沒有再來他妹妹的辦公室了.

沒有留言: